《我们与恶的距离》完结!温升豪的精彩公益演说

由温升豪主演的《我们与恶的距离》真正走入完结!他参与演出的华视、中天律政职人剧《最佳利益》5月初也将上档,舞台剧《疯狂偶像剧》持续公演,近期他因在大陆与两地往返拍戏工作,化身空中飞人。日前还受邀赴高雄出席疗愈之手基金会举办的「梦想分享」公益演说,当天他因飞机延误,自大陆飞抵桃园机场后已错过高铁南下末班车,为不让4千多位观众失望,他连夜搭乘客运到高雄,赶上大清早的演说活动,接着又直奔新竹演出舞台剧,中间零休息空档,「钢铁男神」不喊苦不叫累,专业工作态度令人佩服。

温升豪接到疗愈之手基金会邀请到高雄演说,虽工作已分身乏术,仍连夜乘车赶到现场,他在台上分享自己追逐梦想的人生故事,及参与「疗愈之手志工团」走访牡林部落、陪伴课辅班孩子们的所见所闻,现场4千多位观众对他抱以热烈掌声。他说,每个人都有做梦的权利,鼓励偏乡地区学童要勇敢追梦,更希望大家多关照偏乡孩子,给他们信心。他说,因父亲从事教育工作,感同身受了解偏乡的辛苦,不论医疗或教育资源相对匮乏。温升豪透露,读幼儿园时,梦想成为超人,「把内裤穿在外面,浴巾披在肩膀,从沙发上跳下去」。长大一点后,他发现超人只存在漫画书中,小学有了新梦想,想成为三军统帅,「从超人变成想当三军统帅,为什么呢?因为我喜欢站在舞台上,我想透过我的能力,去影响一些我能影响的人」。

随着年纪渐增,温升豪知道小时候的梦想天马行空,但不变的是他对世界的热情,大学选读传播,梦想成为记者,希望成为改变社会的小小力量,后来到电视台跑党政新闻,接近人群,因缘际会下,参加广告拍摄,单位主管鼓励他走向幕前,「虽然新闻工作不错,但主管觉得我更适合走演艺。」梦想的路上,温升豪也曾跌跤,曾犹豫人生志向、开餐厅倒闭积蓄全赔光;进演艺圈后,也会有自我怀疑的时候,也要面对现实压力的挫折,他知道自己不不是天赋型演员,去上表演课、编剧课,跟着导演当助理,不停的累积能量,克服困境,走到今天。温升豪在夯剧《我们与恶的距离》中饰演痛失爱子却情绪压抑的刘昭国,许多听他演说的观众都当面夸他戏好,尤其完结篇中一场他在修复式会谈中爆哭戏最震撼人心,PTT有网友认为刘昭国是全剧最难演的角色,对他演技大为赞叹,「昭国又帅又暖,最后看他哭出来,很震惊又心疼」;温升豪自己也接到许多观众留言,还有来自香港、大陆、新加坡的导演、制作人的肯定,给他「篇幅不大,张力很强」的评价,他很高兴角色未因戏份少被稀释掉,「以前合作过的导演跟制片跟我说,没有看过我这方面的表演,几年来生活的历练,对于表演有一些成长」。

温升豪表示,刘昭国这角色在戏里是「隐性」的,该剧表演的亮点主要在宋乔安跟王赦身上,当最后结局面对李晓明的母亲时,当时镜头没带到他,他早已严重爆哭,但当镜头转到他时,他告诉自己要克制理性一点,「如果我过度痛哭流涕的话,会像一切从头,所以选择压抑的方式,让观众看到刘昭国不是一个完人,也不是局外人,他是一个失去孩子的爸爸,只是他必须要先帮妻子走出困境,角色确实不是太好演。」但这次大家看到他的成长及改变,来自各地给他的肯定,他感到很开心。

温姓之光!温升豪农历年买刮刮乐齐心做公益

温姓之光!温升豪农历年买刮刮乐齐心做公益

温升豪农历年前赴恒春与部落小孩踢足球,参与公益活动,今年过年他难得有时间和家人团聚,带女儿回屏东老家与爷爷、奶奶家享天伦。他演出的《我们与恶的距离》、《最佳利益》将陆续播出,舞台剧《疯狂偶像剧》也预计加演,他情人节这天团拜完还要去排练舞台剧。 他在东区开酒馆,是兴趣和副业,问到他是否感到中国中国台北东区商圈外移,他说确实有感,「每次我在店里跟朋友一起读脚本或开会,路上会感觉到东区商圈没有过去这么热闹。」他新年期间手痒买了4张500元保证中奖刮刮乐,结果每张只各中100元,亏1600元,他说:「做公益啦!」恰巧也姓温的投注站老板还安慰他,称赞他是「温姓之光」。

温升豪春节前到恒春送暖 鼓励孩子勇敢追梦

你曾经有过梦想吗?是否有尽一切能力去完成它吗?伊林娱乐艺人温升豪赶在农历年节前专程南下屏东县牡丹乡高士小学牡林分校,参与疗愈之手基金会与恒春基督教医院携手关怀协助偏乡部落孩子的公益活动,与刚放寒假来自牡林、长乐、伊屯、中心仑共4个课辅班的90多位小朋友,一起踢足球、DIY排湾族琉璃珠工艺,在欢乐的时光中,孩子们热情团团围住他,大声喊他升豪哥哥。他也鼓励这群纯真笑容灿烂的孩子们,要勇敢做梦,「有一天,你到大城市,到世界各地,甚至到太空,不管到哪里,都不要忘记带着最初衷的梦想,一辈子继续往前进。」

温升豪原以为恒春半岛天气晴朗,没想到山上的天气风大,忽晴忽雨,冷热变化大,因清晨大雨,造成操场泥泞湿滑,与孩子们约定好踢足球的计划当然不能取消,临时改换可遮雨的场地举行。温升豪与精力旺盛足球队的孩子们比赛踢足球,没想到足球不太在行的他,竟在比赛开始后,就踢进一球得分,他开心说,「哇,球被我踢进的那一秒,真的蛮爽的,一开始我搞不清楚,因为左边、右边,谁是谁我都还不太清楚,就下场踢球。」他印象中,自己人生没有踢过几次足球,5根手指头都可以数出来,能跟山上的孩子一起踢球非常难得。早上踢球,中午他在课辅班简单用餐,热情的原住民阿姨在厨房做菜时,特别为他加菜山猪肉、花生粉蒸南瓜、树子排骨汤,温升豪大赞美味可口,忍不住多吃一碗红藜饭。下午他陪孩子们DIY,第一次手做排湾族琉璃工艺,他认真跟着老师与小朋友学习,这对他的视力和手艺是一大考验,过程还曾因一个绳结编织方向不对,得把编好的全拆掉重新来过,与他同组的小男孩一心只想快点去玩,他独自完成作品后,大呼不容易,直说眼睛要脱窗了。

温升豪说,平常看到原住民手工艺品都会买,在台湾或东南亚泰国等地,到大陆云南也有买,「现在才知道原来做这个真的还蛮繁琐的,是难得的经验,重点是今天跟小朋友一起,很开心。」从台北高铁南下到山上,车程长达5小时,为了能一早就投入疗愈之手基金会与恒春基督教医院特别在寒假为小朋友办的课辅班公益活动,他前一晚即南下住在恒春,温升豪说,他希望跟孩子们近距离互动,「在南台湾,尤其像恒春半岛,医疗资源与教育资源比较匮乏,也因为这样,我更希望能带给他们正能量,不管是物质还是梦想的经营,都希望他们有更大的梦想,与追求梦想的勇气。」他对孩子们说,成就梦想的过程,会有很多坎坷,「做梦是人的天性,我也做梦,所以小朋友要有作梦的精神,你可以想,10年之后,20年之后,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勇敢做梦,但这个梦不是白日梦,要做一个实际的梦想。」

升豪哥哥启发孩子们勇敢做梦,「比方说,原住民的小朋友,运动细胞或音乐细胞很好,你有艺术天分,你很会唱歌,就朝那个方向去做,很多优秀的体育选手,也是原住民,还有很多原住民的歌手,例如张惠妹是你的偶像,你希望几年之后可以像她一样,也许达不到跟她一样的成就,但是我们以她来鼓励自己,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筑梦踏实的态度。」可爱的孩子们,专心聆听温升豪哥哥说话,小男孩大赞他好帅、好高,女孩争相与升豪哥哥拍照要签名,围着他团团转,跟他分享长大的梦想,小男孩跟他说长大要当足球员,还有小孩想打NBA篮球,小女孩梦想长大当海军,另有位女孩说要当陆军,也有长大要当大明星、歌手等梦想。一天的相处,温升豪有感而发说,山上的孩子们,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我们一起踢球时,他们有拚搏的精神,一起合照时,他们笑容灿烂,这种纯真的感动,是在都会里比较少获得的。」他希望大家在有能力的范围内,帮助需要的人,不管是教育资源、医疗资源,大家能够伸出援手,帮助我们未来的主人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