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恶的距离》完结!温升豪的精彩公益演说

由温升豪主演的《我们与恶的距离》真正走入完结!他参与演出的华视、中天律政职人剧《最佳利益》5月初也将上档,舞台剧《疯狂偶像剧》持续公演,近期他因在大陆与两地往返拍戏工作,化身空中飞人。日前还受邀赴高雄出席疗愈之手基金会举办的「梦想分享」公益演说,当天他因飞机延误,自大陆飞抵桃园机场后已错过高铁南下末班车,为不让4千多位观众失望,他连夜搭乘客运到高雄,赶上大清早的演说活动,接着又直奔新竹演出舞台剧,中间零休息空档,「钢铁男神」不喊苦不叫累,专业工作态度令人佩服。

温升豪接到疗愈之手基金会邀请到高雄演说,虽工作已分身乏术,仍连夜乘车赶到现场,他在台上分享自己追逐梦想的人生故事,及参与「疗愈之手志工团」走访牡林部落、陪伴课辅班孩子们的所见所闻,现场4千多位观众对他抱以热烈掌声。他说,每个人都有做梦的权利,鼓励偏乡地区学童要勇敢追梦,更希望大家多关照偏乡孩子,给他们信心。他说,因父亲从事教育工作,感同身受了解偏乡的辛苦,不论医疗或教育资源相对匮乏。温升豪透露,读幼儿园时,梦想成为超人,「把内裤穿在外面,浴巾披在肩膀,从沙发上跳下去」。长大一点后,他发现超人只存在漫画书中,小学有了新梦想,想成为三军统帅,「从超人变成想当三军统帅,为什么呢?因为我喜欢站在舞台上,我想透过我的能力,去影响一些我能影响的人」。

随着年纪渐增,温升豪知道小时候的梦想天马行空,但不变的是他对世界的热情,大学选读传播,梦想成为记者,希望成为改变社会的小小力量,后来到电视台跑党政新闻,接近人群,因缘际会下,参加广告拍摄,单位主管鼓励他走向幕前,「虽然新闻工作不错,但主管觉得我更适合走演艺。」梦想的路上,温升豪也曾跌跤,曾犹豫人生志向、开餐厅倒闭积蓄全赔光;进演艺圈后,也会有自我怀疑的时候,也要面对现实压力的挫折,他知道自己不不是天赋型演员,去上表演课、编剧课,跟着导演当助理,不停的累积能量,克服困境,走到今天。温升豪在夯剧《我们与恶的距离》中饰演痛失爱子却情绪压抑的刘昭国,许多听他演说的观众都当面夸他戏好,尤其完结篇中一场他在修复式会谈中爆哭戏最震撼人心,PTT有网友认为刘昭国是全剧最难演的角色,对他演技大为赞叹,「昭国又帅又暖,最后看他哭出来,很震惊又心疼」;温升豪自己也接到许多观众留言,还有来自香港、大陆、新加坡的导演、制作人的肯定,给他「篇幅不大,张力很强」的评价,他很高兴角色未因戏份少被稀释掉,「以前合作过的导演跟制片跟我说,没有看过我这方面的表演,几年来生活的历练,对于表演有一些成长」。

温升豪表示,刘昭国这角色在戏里是「隐性」的,该剧表演的亮点主要在宋乔安跟王赦身上,当最后结局面对李晓明的母亲时,当时镜头没带到他,他早已严重爆哭,但当镜头转到他时,他告诉自己要克制理性一点,「如果我过度痛哭流涕的话,会像一切从头,所以选择压抑的方式,让观众看到刘昭国不是一个完人,也不是局外人,他是一个失去孩子的爸爸,只是他必须要先帮妻子走出困境,角色确实不是太好演。」但这次大家看到他的成长及改变,来自各地给他的肯定,他感到很开心。